巨头已入场!灵活用工未来走势如何(巨头)

在数字经济和共享经济蓬勃发展的带动下,直播带货、网约配送、知识付费等灵活用工市场稳步增长。据国家统计局信息,我国灵活就业人员规模目前已经达到2亿人,预计2022年市场规模将突破千亿元。甚至有机构预测,2023年,灵活就业人员数量有望达到8.9亿人。

近两年,灵活用工的发展可谓势如破竹,如果说2020年是灵活用工兴起的元年,那么2021年就是全面爆发年。这一年我国有61.14%的企业在使用灵活用工,各大灵活用工招聘服务更是迎来巨头和资本纷纷进入,大企业逐鹿灵活用工的时代全面开启。

巨头入场

原有大企业的灵活用工业务已经如火如荼,上市公司趣活、人瑞人才、科锐国际,以及招聘平台58同城和斗米等,都分别在各自领域攻城略地。2021年又有巨头和资本涌入灵活用工赛道。

2021年1月,国内最大的民营电信运营商、A股上市公司鹏博士电信传媒集团推出了“众服管家”共享经济灵活就业服务平台;4月,国内最大支付机构银联商务的广东分公司设立了灵活用工平台“好用工”;5月,先后拿下了深圳市、四川省委托代征以及全国多地的委托代征资质的中国电信,其长沙分公司于6月进行了2021年灵活用工平台项目中标候选人的公示;6月,背靠国家开发投资集团的好灵工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经营范围包括灵活就业信息服务、人力资源管理咨询、职业中介活动等;7月,中国平安集团推出平安企业宝平台,为灵活用工企业提供相关的保险服务;8月,青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推出青科云创平台,面向全国范围内的共享经济平台企业和个体经营者提供共享经济综合服务;10月,蚂蚁集团旗下支付宝联合网商银行推出了针对人力资源行业灵活用工领域的“蚂蚁企业转账服务”,以及针对灵活用工多元化业务场景的“支付宝灵蜂服务市场”;微信支付也推出“灵活用工行业工具箱”通过微信支付能力打造了多种多样的工具,包括账户入金方案、身份校验能力、企业付款到零钱、付款到银行卡、付款之后凭证能力。同时,针对外包、派遣场景下日结,工具箱也推出了场景化查检能力,更灵活地跟场景结合。

这一年,灵活用工平台获得资本加持的好消息更是频频传来。前趣活联合创始人杨树轶创立的、专注新蓝领就业的汇流科技完成Pre-A轮投资,为美团、饿了么、盒马、肯德基、必胜客、星巴克等企业输送劳动资源;灵活用工数字化工作服务平台兼客完成数千万元B轮融资;智工云获得近千万天使投资,该轮融资主要用于智工云继续在酒店灵活用工领域持续发力……

可以想见,2022年,此类事件还将屡屡发生。

利好持续

随着新业态的蓬勃发展、国家层面多角度助力,灵活用工迎来巨大发展红利。2021年,逾六成企业使用灵活用工,且多数企业采用了两种以上的灵活用工类型。与2020年的调研结果相比,我国灵活用工比例上升了5.46个百分点。不难想象,2022年整个灵活用工市场将迎来更规范、更大规模的发展。

首先,用工规模持续扩张,用工意愿正在增强。

相关统计显示,在2021年已使用了灵活用工的企业中,超过一半表示“稳定并维持目前规模”,近三成企业表示正“扩大使用规模”,仅15.27%的企业表示“缩减使用规模”。这些数据说明企业总体上更倾向于扩大而非缩减灵活用工的规模,未来灵活用工的市场将会进一步扩大。

与2020年的调研结果进行对比,“稳定或扩大使用规模”的企业比例从2020年的29.32%攀升至2021年的51.80%;表示“缩减使用规模”的企业比例从2020年的26.36%降至2021年的9.34%。对比两年的数据也可以发现,灵活用工的市场呈现进一步扩大的趋势,企业使用灵活用工的倾向正在增强。

其次,政策护航,法制更健全,保障更到位,用工更合规。

2021年,随着灵活用工爆发式的增长,虚构业务、虚开发票、滥用委托代征资质等不合规行为也层出不穷。不少灵活用工平台因此“暴雷”或“跑路”。上述弊端和风险也还将延续,未来需要警惕和预防。

伴随着问题的不断暴露,自2020年以来,从国家到地方都发布了许多灵活就业的指导文件及政策,用以支持灵活用工的合规发展,进而维护灵活用工人员的基本保障。例如,提到要“健全共享经济、平台经济和新个体经济管理规范,清理不合理的行政许可、资质资格事项,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的《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交通运输部、国家邮政局、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印发的《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等十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以新业态新模式引领新型消费加快发展的意见》,等等。

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各地积极响应,北京、上海、广东、浙江、湖南等地都发布了《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实施办法》,还出台了将基层快递网点快递从业人员纳入工伤保险保障的政策,从用工形式、用工管理、保障机制、预防纠纷等方面均给予了灵活用工政策支持。

第三,灵活就业将吸引更多高学历人员加入。

与很多人常识中认为的受教育程度特别低的人群更容易从事灵活用工有所不同,《中国灵活用工发展报告(2022)》蓝皮书显示,我国灵活用工人员的普遍有高中及以上学历——接近八成的企业表示灵活用工人员的学历集中在高中及以上,其中认为灵活用工人员集中在“高中/中专/中职/技校”学历的企业方占28.47%,集中在“大专/高职”学历的占29.16%;高达21.73%的企业方表示灵活用工员工学历集中在“本科及以上”。近日,也有消息称,清华大学2021届共7441名结业生中,灵活工作的份额高达13.6%;北京大学2021届11985名结业生中,灵活工作、自主创业的份额也达到3.56%。

高学历人员加入灵活就业的行列其实也不难理解。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教育的普及,劳动者的受教育水平普遍提升,灵活用工人员又多以40岁以下的中青年为主,因此学历多在高中及以上。而灵活用工人员有相当一部分都从事的是与新经济有关的生产和服务性工作,这些工作中多需要使用智能手机和相关软件,这对相关专业就有一定的要求。另外,灵活用工涉及的岗位也出现变化,企业使用灵活用工的岗位从基础性、辅助性岗位向专业性、技术性岗位上扩展。岗位类型的变化也导致对灵活用工人员更高的学历要求。

此外,在国家鼓励生育、提倡更重视家庭教育的当下,越来越多高学历家长选择回归家庭。在巨大的教育经济压力下,做好育儿工作的同时,灵活就业不仅能补贴家用,还能让多年的职场经验获得延续,何乐而不为呢?对于年轻群体而言,拥有一份甚至多份灵活自由的工作也是一件很酷的事情。这种潮流势必会扩散开来。

本文来自: 税筹圈 投稿,不代表灵活用工平台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xti.cn/4824.html

(0)
上一篇 2022年4月6日 下午3:20
下一篇 2022年4月6日 下午3:3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企业入驻 节税案例
返回顶部